010-85859518

BAND設計家族Follow秀-興城篇

2016-10-27來源:BAND設計家族Follow秀

小編是BAND設計家族的一名新成員,一個星期之前,小編偶然聽聞BAND設計家族要去海邊一遊,立時蒙圈,心中隐隐不安,覺得盛暑之際的這次出遊注定要驚天地、泣鬼神。惶惶地過了幾天,眼看第二天就要出發了,同事們開始漫不經心地提到準備事宜,小編聽着聽着,蒙圈深化,竟然需要帶那麼多東西!頓時就覺悟了,原來驚天地、泣鬼神已經開始了。


熬過一個夜晚又一個白天,小編緊張過了頭,心中反而坦然了,踏踏實實到了集合點,安安靜靜原地坐等。夥伴們一個一個如約出現,事情一件一件交代清楚,萬事已然俱備,于是就在周六這個不算明媚的傍晚,BAND設計家族出發了。此時的北京沒有霓虹異彩,沒有星光點點,甚至天空都不算透徹清明,不過一個旅行者的心情與藍天無關、與白雲無關,甚至與那一路的霓虹都沒有關系,我們的旅行,剛剛開始。


此時的小編終于結束了蒙圈狀态,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地——興城。


興城是一座曆史悠久的名城,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殷商時代。遼代時于此處設立了興城縣,始有“興城”之名。明清時期一度改稱“甯遠”,取義“甯靜緻遠”,不過人們的美好願望往往不一定能成真。


明朝末年,國力衰微,關外女真日漸勢大,所成立的後金政權虎視眈眈,意圖入主關内,問鼎中原。甯遠雖小,行政級别也不高,但地處山海關外100裡之要沖,戰略意義十分重大,于是這座小城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戰火硝煙之中。


1626年,努爾哈赤興重兵包圍了小城甯遠。甯遠失去了與關内的聯系,戍守的明軍喪失了鬥志,無力繼續抵抗。危急時刻,甯遠守将袁崇煥大喝“要死就死在這裡,絕不離開甯遠一步!”片刻間穩住了軍心。之後,他清除奸細,堅壁清野,以火炮配合防守,竟然奇迹般地守住了這座孤懸關外的小城,殺傷後金軍1.7萬餘人,逼得努爾哈赤狼狽退軍。


從大明首都北京一開始的“甯遠被圍,舉國洶洶”,到最後的“捷報傳來,空巷相慶”,完全可以看出甯遠小城于明王朝而言多麼重要,而甯遠之戰的完勝多麼振奮人心。蒼天可以證明,甯遠用一次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在史書上留下了濃重一筆,縱然時光流轉,滄海桑田,甯遠之名不再,可興城的曆史文化一脈傳承。時至今日,興城市火車站依然矗立着袁崇煥雕像,隐隐向人們昭示着那一片烽火硝煙的曆史天空。


時間總是狡猾的,On the road的感覺還沒有褪去,第一個休息站就到了,家族成員們還飄在雲端,自然想要一路疾馳,快意人生。不過,世上之事總在意料之外,卻又在情理之中,我們還在激情澎湃,警察叔叔便硬生生揚起了指揮棒……行車在外,安全第一,要時刻認識到我們不是鋼鐵俠,也沒有駕駛空天母艦,我們的前方,就是一條陌生的路,它不會因為我們的愉悅而流轉心意,所以要感謝警察叔叔,他們盛暑之時的堅守,為的是每個人的一路平安。


暗夜降臨,尋找那一道光便是一種本能。我們的内心即便如風如雲,也沖不破黑暗重重,除非找到光明。此時此刻,飛馳在高速公路上的夥伴們尤為有感,若無舒适的照明系統,人們如何抵禦這一路的陌生惶恐?如何熬過這一路的焦慮無助?對此,BAND設計家族有完美解答,一直緻力于設計最好的照明系統的我們,十幾年堅持不懈,用心做好設計,力求為客戶提供舒适美觀的照明方案,以及周到完善的照明服務。


接下來一路無言,暗夜漫漫,視線卻越發迷離,心中的欣喜漸漸消退,目的地卻遙遙無期。就在小編已經倦意朦胧時,眼前畫風陡然一變,屬于城市的景緻依次出現,我們的目的地——興城,就在眼前。興城如今是一座旅遊城市,因此盡管時至深夜,但街上霓虹依舊燦爛,不過我們無心多看,匆匆趕到駐地,迅速搭好帳篷,一路諸多辛苦,此時休息才是王道。


小編嚴重感覺才剛睡下,便天光大亮了,小編隻能吐槽,太陽這種作弊的行為着實不厚道!沒有養顔覺,得吃點兒好東西補一補,BAND設計家族決定集體掃蕩興城某早市。興城的早市有些不同,賣海鮮的攤位非常多,小編漸漸看花了眼,突然同行的小詩說了一句“你看那多适合你”,小編正詫異哪冒出這沒頭沒腦的一句,然不經意間瞄見小天詭異地笑開了花,再一看晃瞎了小編眼睛的大字招牌,頓時了然于胸,不禁感歎,小詩啊小詩,你長了一個500年後的腦子吧。


午餐很豐盛,大家胃口也很好,海鮮當做餐前小點心,一隻一隻剝得很開心,等到後面的正菜上來時反而沒什麼戰鬥力了。盡管如此,王老師的母親——王阿姨,這一手蒸大饅頭的絕活真是令人歎為觀止,不過幾個饅頭,就裝滿了一大盤,小編真心覺得,中國人就是實在,饅頭已經做出了王母娘娘壽桃的風範,吃一個填飽肚子(确定一定以及肯定),吃兩個益壽延年(有冒險精神的可以親自試試),吃三個(這個小編沒敢想)……





北京钛和照明設計有限公司     京ICP備11016582号-1